Latest Post

回归平凡! 昔日冠军教头难再上演莱斯特城童话 24年首次!卫冕冠军神迹被破 莱斯特传奇难再续

美国四星上将乔治·巴顿曾经说过,一个士兵最好的归宿,是在最后一仗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打死。然而,巴顿的死,也并没有像他所说的那样最后牺牲在战场上,而是在二战结束后不久,因遭遇了一场离奇的车祸,死在了医院里。之后的种种现象,让巴顿之死变得迷雾重重。

1945年12月9日清晨,也就是有“战神”之美誉的巴顿将军动身返回美国的前一天,他带着参谋长盖伊少将以及猎犬乘坐汽车外出打猎。当他们经过曼海姆郊外的铁路轨道时,一辆大卡车突然冲向了巴顿的座驾。等司机发现紧急刹车时,已经来不及了,汽车水箱撞碎了,发动机撞瘪了。司机上等兵伍德林和盖伊少将只是受了轻微的震荡,并无大碍。可是,坐在后排的巴顿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一动不动地躺在车后座上,从头顶到鼻梁裂了一道口子,血流如注。此时,巴顿将军神志十分清醒,还记得询问身边的盖伊有没有受伤。盖伊急忙查看巴顿的伤势,巴顿告诉他,他觉得自己瘫痪了,感到呼吸困难,要求盖伊帮他活动一下手指。很快,一个宪兵小分队赶到现场,把巴顿送到位于海德堡的美军第130医院。

在巴顿被推进手术室前,他一直神志清醒,反复对医生抱怨自己脖子疼。果然X光片显示,巴顿的第三颈椎骨折,第四颈椎后部错位,这就意味着第三颈椎以下全部瘫痪。为了抢救巴顿的生命,美国派出了最好的神经外科专家进行会诊,又从华盛顿空运来了他所需的药物。经过医生精心救治,巴顿情况大有好转。很快,他的一条胳膊变得有力,一条腿也有了一些较为微弱的知觉。

在巴顿受伤住院一周后,医生们认为他已经脱离危险,至少是性命无忧了,他们变得乐观起来。鉴于美国当局一直要求巴顿回国治疗,巴顿夫人比阿特丽斯也想让他回美国过圣诞节,医生便同意了巴顿回国的请求。可是就在他准备动身的前一天,12月20日,巴顿的病情忽然急转直下,出现了血栓,并感染了肺部,这令医生们束手无策。12月21日下午,巴顿因抢救无效而死去,享年60岁。

巴顿死后几小时,他的不少部下听到噩耗,第一反应就是“他被害了!”尽管官方早就确认了肇事者就是卡车司机汤普森中士,但是在美国国家档案馆,关于巴顿车祸的档案里却没有留下任何汤普森的审问笔录。至于汤普森本人和他一起外出的两个伙伴,也竟然在车祸后从看管森严的军队里神秘失踪了。

在现存的档案里,唯一一份当事人的口供,就是司机伍德林关于车祸的叙述。可是,军事历史学者在仔细研究伍德林的证词时,发现这份证词有多处被明显涂改过的痕迹,而且遣词造句的水平,也高于这位上等兵所受的教育程度。

一位立下赫赫战功的上将,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巴顿夫人比阿特丽斯甚至联想到,事发前两三个月巴顿还遇到过两次车祸,只是侥幸未受重伤。巴顿车祸发生的频繁程度也令人生疑,难道真有人要置巴顿于死地吗?

1945年4月28日,当时第三集团军的宪兵主任克莱顿和他的部下奥吉少校,向参谋长盖伊少将报告,奥吉少校的部下在爱因西特尔山的一个山洞里发现了一批纳粹的黄金(由于这个黄金是奥吉的部下发现的,所以被称作是“奥吉的黄金”)。此时,第三集团军司令巴顿正在美国,所以盖伊决定先把此事压下来,将这批黄金送往宪兵主任克莱顿的官邸严加保管。巴顿从美国回来后,下令把这些东西立即运到法兰克福的总部去。

非常耐人寻味的是,这次被称作“奥吉的黄金”的黄金重量只有1吨。根据美军查找到的纳粹的记录,在爱因西特尔山上的山洞里面的黄金,有461个口袋10个箱子,显然这个数量与1吨黄金是不相符合的。所以美军调查人员就怀疑,是有人捷足先登,先把纳粹黄金取走了大部分。

事情发生后不久,巴顿将军就被指派去调查此案。久经沙场、雷厉风行的巴顿很快投入了案件的追踪中,他调查得很认真,所以有一种说法认为,是有些人害怕巴顿查出这件事情的真相,所以就动了杀机。

当军事历史学者再次把调查的重点放到车祸上时,却发现了一个在调查时被忽略的细节——奇怪的伤痕。

巴顿出车祸时,除了颈椎严重受伤,脸上也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巴顿在被送往医院后,最先接诊的是急救室军医希尔。事后,他回忆道:将军失血很多,脸色苍白,但人是清醒的。希尔对巴顿鼻子、前额和头皮上的严重伤口的描述是:“一道又长又深的Y字型伤口,从鼻梁横过前额,直到头顶。”但是,这些细节对于确认巴顿到底除了车祸造成的伤势外,还有没有遭到其他方式的袭击是至关重要的。

1945年4月,巴顿因为战功显赫被授予了四星上将的军衔。可是在1945年8月,巴顿被撤去了第三集团军司令的头衔,调任第十五集团军司令,主要任务是编写战史。为什么堂堂“战神”就这样仓促下野了呢?

当巴顿接到调任的命令时,也相当震惊。很多人认为,由于发生在西西里岛美军后方医院的“耳光事件”影响太过恶劣,艾森豪威尔必须做出姿态惩戒巴顿,为美军挽回形象。艾森豪威尔在写给马歇尔的报告里面,有这么一句话:“巴顿是个问题少年,但他同时又是一个难得的,勇于开拓进取的,一个勇猛的将军。”

战争越打越顺,可巴顿惹下的麻烦却越来越多。巴顿将军一直提倡要与德国亲近,他曾经公开批评包括美国在内的同盟国国家的“非纳粹化政策”。在1945年8月的一个记者招待会上,巴顿口不择言,称德国的纳粹党和美国的共和党、没有什么区别。这一记耳光狠狠打在了美国引以为豪的两党制上。艾森豪威尔忍无可忍,撤去了巴顿第三集团军司令的头衔。

2008年底,美国雷格内利出版公司出版了一本书,书名耸人听闻:《目标:巴顿——刺杀乔治·巴顿将军的密谋》。作者罗伯特·威尔考克斯是位研究二战的历史学家,他声称,自己是采访了二战期间著名的美军神枪手巴扎塔后写下的这本书。

1995年,威尔考克斯采访了85岁的巴扎塔。巴扎塔向他透露了一个惊天秘密。1945年秋天,美国间谍头子、战略情报局(中情局的前身)局长威廉·多诺万要他暗杀巴顿将军,报酬是1万美元。他转述多诺万的话说:“我是从上头接受命令的,很多人都希望办成这事。”在采访中,巴扎塔向威尔考克斯描述,自己如何在车窗上做手脚,车祸那天,巴顿将军和盖伊少将在去打猎的途中,先去参观一个古罗马时期的城堡遗址,那时,巴扎塔伺机凑到车旁,把“一件小玩意”塞进后窗的机械装置里,使后窗无法关紧。巴扎塔的另一位朋友安排了车祸。车祸发生时,有人向巴顿射出了一颗非穿透性低速子弹,因此造成了巴顿脸上Y字型的奇怪伤口,并且打断了他的颈椎。

那么,多诺万所说的“上头的命令”又是指谁呢?威尔考克斯大胆地把目标直指巴顿的上级艾森豪威尔。早在二战前,就有人这样评价巴顿:“这个人在战争时期会成为无价之宝,但在和平时期却是捣蛋分子。”二战后,艾森豪威尔的幕僚正打算帮他积累政治资本走向白宫竞选总统,精明老到的艾森豪威尔已经意识到,行事莽撞不顾后果的巴顿将会给他在将来政界的发展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就在巴顿准备好材料,要向美国国会进行汇报的前一天,发生了那场使他致命的车祸。所以很多人认为,艾森豪威尔难脱干系。巴顿是历史学会的会长,也是创办人,他掌握了很多秘密,包括盟军最高指挥部的很多指挥失误,很多腐败情况等等。在生前,巴顿就向人抱怨,1944年秋天,艾森豪威尔错误地阻止了他关闭“法莱斯缺口”,致使数十万德军逃出包围圈,这些残兵余孽随后发动了阿登战役,第三集团军上万名将士在这场战役中丧生。

车祸发生后,巴顿那辆被撞坏的凯迪拉克被安置在肯塔基州的巴顿博物馆里展出。可是,当威尔考克斯来到巴顿博物馆时,意外发现这辆陈列的车是赝品,而真的事故车却不知去向。除了巴扎塔外,其他牵涉到车祸的人不是已经去世就是失踪,巴扎塔的说法只能作为孤证。

巴顿死后,伤心的比阿特丽斯夫人拒绝了一位医生提出的解剖尸体的要求,所以没有人知道巴顿将军突发的血栓是由什么引起的。根据中情局的研究,经过设计的意外事故是行刺最有效的办法,而在医院里既有效又不会被人怀疑的就是毒药。那么,下毒的人又是谁呢?

巴顿在战场上是常胜将军,却对政治和外交一窍不通。在英美需要跟苏联结盟时,他还继续大放厥词,早就被斯大林列入“反苏派”的名单。在1944年柏林的一次酒会上,巴顿毫不掩饰对苏联军官的轻蔑之情。当时有一个苏联将军托翻译主动转告巴顿,希望能够一起喝一杯,结果巴顿说,你去转告苏联人,我不想跟这些狗崽子一起喝酒。

巴顿的反苏情绪,随着战争的结束愈演愈烈。巴顿打算扶植德国几个没有在二战中受损失的党卫军部队,挑起一场与苏联的战争。停战几个月后,艾森豪威尔就接到苏军方面的投诉,称巴顿辖区内的德军遣散、拘禁工作进行得非常缓慢。这位随时会失控的将军,不仅是令艾森豪威尔头疼的“捣蛋分子”,更是令斯大林担忧的定时炸弹。威尔考克斯曾采访过一名美国陆军反间谍部门的军官,他说在获悉巴顿名列斯大林的暗杀名单后,曾一再向战略情报局局长多诺万示警,可是自己随后却被调回美国。威尔考克斯在结合了巴扎塔以及这位军官的说法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美国军方制造车祸,但并不足以致命,然后故意放松警戒,当巴顿病情好转时,苏联特务组织派人混进医院下毒,美方的借刀杀人计划就成功了。

巴顿将军去世后,巴顿夫人一度想把丈夫的遗体带回美国,埋葬在西点军校里。但是,美国官方却以美国军人在海外死亡一律不得带回国内埋葬为由,拒绝了巴顿夫人的要求。这样,巴顿的遗体就被安葬在位于卢森堡的哈姆美军烈士公墓,和他所钟爱的第三集团军的6000多名阵亡将士相伴长眠。在飘扬的星条旗下,巴顿的墓碑伫立在最前排,和其他烈士的墓碑并没有任何不同,白色十字架上只镌刻着一句简单的碑文:乔治·S·巴顿,第三集团军上将。

尽管军事史学界、历史爱好者,乃至巴顿的粉丝们,至今仍在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追寻巴顿死亡的真相,但是,巴顿的家人对此却全无反应。也许,他们不愿意外人打扰将军的长眠,也许,真相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巴顿在属于他的时代,已经极尽辉煌,在不属于他的时代,似乎也该悄然谢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