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莱斯特城提前夺英超冠军 被誉为最不可思议的奇迹 篮网新赛季赛程公布!开局大起大落中段连续客场收官赛程舒适

厌战号战列舰是英国皇家海军的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二号舰,她的名字是英国皇家海军中的传统舰名,也是第七个使用这个名字的战舰。该舰于1912年10月31日在达文波特皇家船厂开工,1913年11月26日下水,1915年3月15日服役。厌战号自诞生伊始直到退役参加了无数次的行动,二战期间更是打满全场,至今仍是皇家海军最负盛名的舰只之一。

二战期间,厌战号因得到安德鲁坎宁安爵士(英国皇家海军传奇人物,二战时期地中海舰队总司令,海军上将;后任元帅,英国第一海务大臣兼海军参谋长)赞誉而获得绰号“可敬的老女士”,厌战的寓意为Belli dura despicio——“蔑视战斗的艰辛”

中文舰名:厌战号英文舰名:HMS Warspite舰级:伊丽莎白女王级服役时间:1915年标准排水量:31315吨满载排水量:33790吨航速:24 节

1915年3月,厌战号正式入役,在结束连串海试后被编入皇家海军大洋舰队属下第二战列舰分队,她试射15英寸(381毫米)主炮时海军大臣邱吉尔亲自到场观看,后者对其优秀的火力与精确度表示满意。

1915年11月。在福斯河由护航驱逐舰带领下误入轻型舰艇水道,搁浅造成外壳损伤。修理完毕后,她被编入大洋舰队下专为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组建的第五战列舰分队。

1915年12月,在训练期间再次与其姊妹舰巴勒姆号发生擦撞,造成一定的损伤。

1916年5月,与整个第五战列舰分队被纳入戴维贝蒂(David Beatty),第一代贝蒂伯爵指挥下的战列巡洋舰编队。

5月31日,参加了她毕生第一次也是最重大的作战行动,即日德兰大海战。这是一场规模空前的大海战,双方各类型参战军舰共计265艘,总吨位达到190万吨,其中德军拥有22艘战列舰以及5艘战列巡洋舰,英军28艘战列舰和9艘战列巡洋舰,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过如此规模的战列舰大决战。英军方面除正在维修的伊丽莎白女王号以外,其余四艘女王级战列舰全部参与了这场海战。

16时08分,在贝蒂的第一、二战列巡洋舰战队陷入劣势时,厌战号和她的妹妹们加入战局,于极限射程开始压制敌方主力舰队,击伤多艘敌舰。作为当时最强大的战列舰,女王级在这场海战中表现优异,其强大的火力和厚重的装甲都给德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8时18分,海战中,在试图避免与舰队前方受创的装甲巡洋舰武士号相撞时厌战号的船舵发生故障卡死,舰长决定让本舰继续前进而非停车或倒后,尽管这会让军舰不停绕圈,形同标靶。如此耀眼的表演,瞬间吸引了德军的眼球,德军主力舰队的炮火如雨水一般倾泻在她周围,此时主炮测距仪和射击指挥所已经不能工作,只有A炮塔仍能开火,但厌战号依旧仅靠该炮塔还击12轮。见习尉官 Herbert Annesley Packer事后因指挥A炮塔而获得授勋。整个过程约持续了20分钟,厌战号在绕了两个整圈后终于重新获得操舰能力,此时她已被公海舰队主力舰的主炮击中15次,造成14死16伤的伤亡,因此被命令单舰脱离战场。

她这一行动使得被重创的武士号得到了良好的掩护,顺利撤退到了后方,事后武士号的乘员对厌战号感激涕零,他们认为厌战此举是为了保护友军而进行的自我牺牲。

1916年6月1日,在接到第五战列舰分队指挥官Hugh Evan-Thomas海军少将的命令后,厌战号带伤返航。在路上,厌战号遭受一艘U型潜艇的伏击但成功规避了对方发射的两枚鱼雷。不久后厌战号再次遭伏击并被发射一发鱼雷,不过仍旧成功避过。稍后厌战号在正前方发现一艘U艇,试图利用舰艏冲角直接撞击该潜艇,未果。此后本舰顺利抵达罗塞斯并修理了一切损伤。

1916年8月24日,在返回斯卡帕湾停靠码头的过程中操舵系统再次出现故障,与停靠在码头的妹妹勇士号来了个亲密接触,导致两舰严重受损。后经过军事法庭调查认定两舰均要承担责任,厌战号的舰长菲尔波兹也在此次事件后被撤换。

1917年6月,与一艘驱逐舰相撞,轻微受损。7月,在斯卡帕湾锚泊时触礁。

1918年11月21日,厌战号与其他大洋舰队舰只在休伯特.莱恩斯上将的指挥下在斯卡帕湾接受了德国公海舰队的投降。不久,公海舰队的绝大多数舰船执行了彩虹行动自行凿沉。

1919年,完成第一次现代化改装之后的厌战号,加入了第二战列舰分队,成为新组建的皇家海军大西洋舰队的一员。此期间本舰多随舰队在地中海驻守。

1924年11月,接受了第二次现代化改装,主要改装项目包括舰体两舷增加防鱼雷凸出隔舱;将前烟囱向后曲折与后烟囱合并成一体,减少前烟囱靠近舰桥、桅楼带来排烟的影响;在前部三脚桅扩建桅楼与舰桥设施;安装高射炮,加装水上飞机。

1926年4月,改装完成。同一年,厌战号脱离大西洋舰队而成为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的参谋长座舰,同时也是该舰队的旗舰。

1929年,她对在暴风中遇难的希腊帆船进行了救援,可以说平时也一点也不闲着。

1931年,因弗格登兵变早期时厌战号负责在军港警戒。而当动乱扩散到其他大西洋舰队属下大型舰艇时,厌战号已出海巡航而躲过一难。

1934年3月,于朴斯茅斯进行了第三次全面的现代化大改装。这一次的改造费用为2,363,000英镑,几乎相当于重新建造一艘新的战舰。她的上层建筑被大幅修改,以便容纳水上飞机及弹射装置;强化了防鱼雷带;增大主炮仰角以提高射程;加强水平装甲;改建大型箱形舰桥,主炮塔和动力系统也进行了改进,并改用一个新的烟囱。本舰的射击指挥系统同样在加入了高仰角火控系统MkIII对空射击指挥仪和海军火控指挥台Mk VII用于统筹主炮火力后实现了现代化。

改装于1937年3月完成,此时的她与一战时期相比可谓焕然新生,但是所要面对的挑战也随之到来:随着意大利和日本退出第二次伦敦海军条约,主力舰的限定被放宽到标准排水量45000吨和主炮口径16英寸,这艘一战中最强大的战舰在面对各国新造战列舰时性能将不再有任何优势。

1937年6月,厌战号重回现役,被派遣回地中海舰队接受Victor Alexander Charles Crutchley舰长指挥,成为该舰队的旗舰。但这一切又因本舰传动故障及日德兰海战留下的操舵问题而延后。此后,她又卷入两次意外事件:其中一次她差点击中一艘远洋邮轮,另一次则意外地以高射炮对马耳他岛城镇瓦莱塔开火。

1939年6月,安德鲁坎宁安上将成为地中海舰队司令。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德再次敌对,厌战号也重披战袍,再度驰骋于北海猎杀宿敌德国海军舰队。

1940年4月 纳尔维克战役时的厌战 德军开始攻击挪威,厌战号接到命令,挺近挪威近海。 1940年4月13日 海军中将William Jock Whitworth把将旗从负伤的声望号转移到她身上,由她率领的皇家海军开始炮击占领纳尔维克的德军,第二次纳尔维克战役爆发。同日下午,厌战号舰载的剑鱼式水上飞机在战斗中击沉了一艘德国潜艇U-64,成为二战期间第一架击沉潜艇的飞机。之后厌战率领驱逐舰队突入奥福特峡湾Z驱坟场,攻击八艘占领纳尔维克港的德国驱逐舰,成为该次海战的主力。英军驱逐舰很快与德军驱逐舰接战,德国驱逐舰Z13被厌战号的侧舷火力击沉。此后厌战号转向攻击驱逐舰Z17和Z12,前者由其成员自行凿沉,后者由厌战号及驱逐舰共同击沉。在她的带领下英舰队最终以完胜姿态消灭了全部八艘德国驱逐舰。

1940年夏季 厌战号作为地中海舰队旗舰参加了数次作战行动,舰长是第一代坎宁安子爵,安德鲁坎宁安上将。

1940年7月9日 与意大利海军在卡拉布里亚半岛附近海域爆发了遭遇战。与意军交火过程中她的一发主炮炮弹在26400码(约24km)外的距离上命中意大利战列舰朱利奥恺撒号,击毁其半数的锅炉室,并使其退出战斗。这是历史上经确认的战列舰动对动射击最远命中记录,而这个记录是由一个一战老兵打出来的。

1940年11月11日 夜间,从光辉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剑鱼攻击机空袭了塔兰托港,这次战役改变了二战初期英意两国在地中海的战列舰数量对比(战前4:6,战后4:3)。

1940年12月 在意军主力舰不足时厌战号和妹妹勇士号趁机攻击了位于亚德里亚海的意军供应港口。

1941年,与意大利海军在地中海伯罗奔尼撤半岛马塔潘角附近海域爆发了遭遇战。这场海战中意方旗舰为最新的维内托号战列舰,此外还拥有6艘重巡洋舰,二艘轻巡洋舰以及13艘驱逐舰;英方拥有包括旗舰厌战号在内的三艘女王级战列舰,一艘可畏号航空母舰,7艘轻巡洋舰以及17艘驱逐舰。维内托号在白天的战斗中被“大青花鱼”式舰载机投放的鱼雷击中左螺旋桨附近断腿并导致严重进水,航速降至10节,经紧急抢修后撤出战场。 在夜战中,英方舰艇历史首次使用了舰载雷达。由于意舰在夜间毫无防备,厌战号及妹妹勇士号凭借夜近到距离意军3500m处,在火控雷达的引导下动用15英寸主炮进行平射,仅三分钟便干净利落地将在场意舰悉数重创,击沉意大利新锐重巡洋舰扎拉号、波拉号、阜姆号及2艘驱逐舰(扎拉级四姐妹仅剩戈里齐亚号一艘幸存)。此役,意舰5艘被击沉,1艘战列舰遭重创,2,303名水兵阵亡;英方损失舰载机一架。至此,意大利已无力再进行大规模的海战,而英国则完全掌握了东地中海的制海权。这场堪称海军战术经典的海战奠定了现代海战的雏形:以航空兵和舰载雷达所铸就的超视距、电子时代。

1941年4月21日,仍在坎宁安上将指挥下的厌战号与战列舰巴勒姆号、勇士号,轻巡洋舰格勒斯特号及其他驱逐舰一道攻击了的黎波里港。

1941年5月22日 厌战号作为海军支援力量参与了克里特岛防御战,她率领的舰队遭到了德国空军的集中打击,伴随舰斐济号轻巡洋舰、格兰斯特号轻巡洋舰、灰狗号驱逐舰被击沉,厌战号也于克里特岛外海被一枚500磅炸弹击中,严重受损,但是该舰一直坚持战斗到5月24日。后返回亚历山大港进行临时维修时被一枚1000磅近失弹击中。 厌战号的姊妹们在地中海作战期间大多被击沉或重创。巴勒姆号被潜艇用鱼雷击沉,勇士号和伊丽莎白女王号的底盘被意大利蛙人炸伤坐沉,不得不耗费大量时间在亚历山大港修理。厌战号也数次受伤,但仍保持了战斗力。

1941年8月 厌战号离开亚历山大港前往美国,在普捷峡湾海军船坞接受维修和改进,并于同年12月结束,期间撤换了本舰老旧的15英寸主炮。珍珠港事件发生时厌战号仍在坞内。绕到北美洲西海岸后,厌战号前往印度洋加入皇家海军远东舰队。

1942年1月,由于Z舰队的覆灭,丘吉尔组建了一支组成新的远东舰队到印度协防,厌战号也被编入其中并成为旗舰,由詹姆斯萨莫维尔海军中将担任舰长。后者在1927年曾担任厌战号的舰长。厌战号以锡兰为基地,与航母可畏号、不挠号一并成为远东舰队的快速打击部队。另有四艘较慢的R级战列舰、旧航母竞技神号组成较慢的编队。

为了暂时保护舰队的行踪,萨莫维尔他选择了马尔代夫群岛的阿杜环礁为新基地。虽然面临日军的威胁,萨莫维尔仍派遣重巡洋舰康沃尔号和多赛特郡号陪伴航母竞技神号返回锡兰。

1942年4月,由南云忠一率领下的两支日军舰队展开了印度洋空袭,其中一支编队由轻型舰队航母龙骧号和六艘重巡洋舰组成,另一支舰队则拥有发动珍珠港袭击的五艘大型航母,外加四艘战列舰。它们来到印度洋的目的便是摧毁萨莫维尔爵士的远东舰队,当时该地区仅存的盟军海上力量。日军袭击的第一个征兆出现在4月4日,此前离开的三艘舰艇奉命立刻返回舰队,厌战率领下的主力舰队迅速出击,想趁日军大批舰载机离开的这段时间打击敌方航母机动部队。此前离开大部队的三艘舰艇,巡洋舰康沃尔、多赛特郡和航母竞技神号,最终遭遇了前往锡兰进行空袭的大批航母战机编队,乘员死伤惨重。而厌战号因为所在舰队已出海,侥幸与空袭机群错身而过。

计划中对日军舰队的打击未能实施,后者在未找到远东舰队主力的情况下快速脱离了这一地区。厌战号在这一海域剩下的时间波澜不惊,皇家海军只实施过几次小规模的行动。厌战号于1943年离开印度洋,再次前往地中海。自二战开始以来,她已经航行了约26万公里。

1943年7月17日,在战列舰纳尔逊号、罗德尼号、勇士号,以及航母可畏号、卓越号的伴随下,厌战号开始炮击西西里岛,用主炮火力覆盖了位于卡塔尼亚的德军据点,尽管转向问题又一次为操舰造成了麻烦。

1943年9月8日,英美联军在意大利萨莱诺地区进行登陆作战,代号为“雪崩”行动,战役总指挥官为安德鲁·坎宁安上将。她对登陆萨莱诺的盟军进行了援护炮击,同时遭到了德国空军的猛烈空袭,但她成功击落不少来犯飞机。

1943年9月10日,厌战号率领在1941年曾一度交手的意大利舰队前往马耳他,后者在该处投降并解除了武装。

1943年9月15日,登陆萨莱诺的盟军节节败退,厌战号返回萨莱诺参加战斗。她对德军阵地实施的火力压制有效减轻了盟军的压力,亦为增援部队的到达提供了时间。但她很快遭到德国空军的攻击,后者出动的“道尼尔”Do.217K轰炸机编队装备了早期的制导炸弹Fritz X重达3500磅,可在5000米以上的高空进行投放,就在9月9日——也就是一周前——该武器击沉了维内托的妹妹罗马号战列舰。厌战号被命中三次,一枚“弗里茨-X”命中并贯穿了厌战号的六层甲板,在动力室爆炸,船体中央被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一枚击中烟囱附近并在甲板上造成重大破坏,另有一枚在舰旁海中爆炸,破坏了舰体侧面的防雷突出部,在船底留下一个大洞。这一次的攻击造成近5000吨进水,船身整体向右倾斜了5度。她的第四轮机室彻底被毁,临近的第三、五、六轮机室也进水无法使用。厌战号的外形在一瞬间大变,从仪表堂堂的战列舰变成千疮百孔的一堆残骸,幸运的是伤亡并不严重,只有9死14伤。厌战号几乎完全失去了动力,轻巡洋舰德里号一直留在她的身边并打算将她拖到安全的海域。16时40分,三艘美国拖船合力将她拖离凶险的前线,并启程前往马耳他。拖带过程非常艰苦,在路经墨西拿水道时厌战号开始横向侧滑并扯断了全部拖索。于9月19日到达马耳他后厌战号经历了紧急修补,随后被拖往直布罗陀。此后厌战号回到英国本土并于1944年3月进入罗塞斯大修。经过四个星期的维修,她的第三炮塔与第四轮机室依旧无法运作。勉强恢复21节的她,在4月末重回战线日,步履蹒跚的她作为东部特遣队的一员参加了诺曼底登陆,为剑滩的登陆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尽管被制导炸弹摧毁的X炮塔仍旧无法使用,她依旧成为该场战役中第一位开炮的舰船。经过弹道修正的穿甲弹能够很好地破坏混凝土防御工事,厌战号的炮击给了德军很大的杀伤,据统计,厌战号射向炮兵阵地的73枚炮弹中至少有9枚直接命中了目标。

1944年6月9日,补充完弹药的她又用炮火支援了金滩的登陆部队,当时在泄湖前的狭长地带有一处德军炮兵阵地,这是一个很难攻击的目标。厌战号凭借盲测将目标摧毁,消耗弹药96枚,观测到炮击效果的盟军对其火力大加赞扬。

1944年6月11日,厌战号接到命令向一处位于丛林中的德军部队集结地射击。集结地的指挥官经验丰富,他命令部队分散隐蔽,炮击结束后再重新集结。为了取得更好的炮击效果,厌战号的舰长凯尔西命令主炮进行50枚急速射击,如此密集的火力给交战双方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厌战号的主炮在此役中过度损耗,只得返回罗塞斯换装主炮。在途中她触发一枚磁性水雷,螺旋桨和尾舵再次受到重创,但她仍成功回到海港。当厌战号抵达罗塞思时,港内和周围锚地内的英国战舰上站满了船员,他们为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女士”欢呼。厌战号只接受了让其足以重回炮击阵位的简单维修。航速降到15节的她,再次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离开军港,去往前线发挥自己最后的作用。

重回战场后,她奔波于各个炮击阵点,炮击了布列斯特、勒阿弗尔和瓦尔赫伦岛,后者是一次开始于11月1日的岛屿登陆战,厌战号用火炮支援了登陆部队。从诺曼底到瓦尔赫伦,厌战号的主炮发射了超过1500枚炮弹。而那也是她最后一次发射主炮,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接收到过指令。

破破烂烂的厌战号静静矗立在深夜的海面上,或许此刻她已经意识到,在此之后,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已不再需要她了。或许这就是作为兵器的宿命,无论胜利还是战败,一切的是与非都将成为黑白。

1947年,倾倒于她卓越战功与悠久战历的人们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保护运动,要求将本舰保存为博物馆,如同纳尔逊勋爵的旗舰胜利号那样。但是由于战后财政紧缩与一些政治目的,英国已不打算在这艘年事已高且饱受战争创伤的战舰上投入更多资金。尽管丘吉尔力保厌战号,但保护运动最终以失败而告终,厌战号于1947年被决定卖给拆船商解体作废铁出售。

从日德兰海战中生还,在二次大战中建功立业,而且熬过了两次大战之间削减海军军备的风潮之后,厌战号战列舰于1947年获得了最后一项胜利:她成功避免了被拆船商解体的屈辱命运。在前往拆船厂途中厌战号遇到了一场严重的风暴,大风刮断了拖船的拉索,不久后她又挣断锚链,在海上漂泊数日后,于康沃尔海岸严重地搁浅,多次尝试将其拖出无果的人们只好于1950年在原地花费数年时间陆续拆毁。拆解工作最终于1956年完成,这艘拒绝屈服的战列舰终于迎来她的终结。

她的纪念碑被置放在马拉宰恩的海堤附近,由海军上将查尔斯·马登爵士揭幕,由一名前船员宣读祷告词。桅杆的一部分被竖立在搁浅地附近的一处岬角上,俯瞰着普鲁士湾,她的船钟和其中一枚十五英寸炮口塞被展示在朴茨茅斯的皇家海军博物馆。

她获得了英国一些赫赫有名的人物的喜爱,其中不乏名留史册的海军将领,包括安德鲁·坎宁安爵士。厌战号成为一段传奇,她的舰名成为威严与武勇的代名词。

厌战号是皇家海军历史上获得战场荣誉与授勋最多的军舰,共计35项。其中20项自前六艘厌战号所传承,15项由其自身在两次大战中所获得。HMS Warspite这一舰名,承载着仅属于皇家海军的悠远历史与光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